長1公里、寬200米左右的首爾光化門廣場是韓國的政治心臟。廣場正北宮殿門上寫著碩大的“景福宮”三個漢字,這個相當於北京故宮,它的後方就是總統府青瓦臺,宮殿前側是韓國人最崇敬的世宗大王雕像。兩旁高矗大樓上最顯眼也是“朝鮮日報”、“東亞日報”等大報的中文字樣。站在廣場,中國人會很容易地感受到漢字文化與儒家傳統在韓國的影響力慣性。
  然而,在廣場旁媒體中心的午餐會上,坐在身旁的《京鄉新聞》副總編洪仁杓告訴我:“在韓國,最有好感的國家是美國。在美國有200萬韓國人,但在中國,只有100萬。”他還說,不是很瞭解的韓國人都會認為,中國是威脅。在很多韓國人看來,美國仍是最大的夢想之國。“中國人太勤奮了,韓國人在中國很難獲得成功。”這位曾駐北京八年的資深韓國媒體人不停地感慨,而我則一邊用微信與北京的研究院同事溝通著後天的工作事宜,一邊附和道:“是的,我們每時每刻都得工作著。”兩人相視而笑。
  洪仁杓的陳述折射了美國、中國這兩個世界最強經濟體在韓國的悖論存在。中國與韓國的地理距離,比美國要近10倍以上;中韓貿易額約3000億美元,是美韓3倍以上;每年去韓國的中國人將近500萬,人均消費超3000美元,是美國人的近2倍。但韓國就像是一個身在曹營心在漢的少婦,念念不忘遠方的山姆漢子。中國要俘獲韓國的芳心,必須要吃透美國的魅力到底在哪。
  不能怪韓國人的腳踩兩隻船,也不必吃乾醋,要深思與評估的仍然是中國崛起對外幅射的深度與廣度。韓國人是在中國旅居最多的外國人;韓國是中國周邊經濟影響力最強、雙邊關係最密切的國家之一,即便這樣,美國仍然是韓國人心目的最愛。這不是什麼獨特現象,2013年,全球有120多個國家的最大貿易伙伴是中國,最大貿易伙伴是美國的只有70個國家左右,但要說各國最有好感的國家,中國肯定整體上落後於美國。
  洪仁杓似乎看出了我的沮喪,安慰道:“中韓建交才20多年,美國與韓國結盟都60多年了。中國是韓國的新希望。”這也是事實。種種跡象表現,韓國正在出現二戰以來最大的西移之勢。資料顯示,韓國赴華留學生數量(6.2萬,2012年)正在接近赴美留學生(7.3萬,2012年),美國和中國是韓國最多的兩個留學生目的地。過去11年間,在中國的韓國留學生占全部留學生比重從10.9%增加到26.4%,在美國留學生則從38.9%下降到30.7%。在我所在代表團的5位陪同人員里,其中有一位就認為學漢語才有未來,並選擇9月份到北京留學。
  韓國財閥也在把盈利的寶押在了中國身上。2014年5月,三星電子在西安高新區一期投資70億美元(全部項目將達200億美元),生產世界上最先進的10納米閃存芯片。這是中國有史以來最大的一筆外國投資。韓國企業比日本、歐美企業厚道的是,願意把最好的東西都拿到中國來生產,而不是把過剩產能轉移到中國。這也是韓國綁定中國經濟的重要標誌。大財閥掌控韓國經濟的命脈。三星集團的銷售額約占韓國經濟總量的20%,前十大財閥資產約占到60%。富可敵國的三星崛起進程,折射著韓國崛起的歷史;而三星的走向,又牽動著韓國經濟的未來。
  這些年,韓國人對中國的示好是顯而易見的。今年初,韓國歸還過去視為“敵軍墓地”的志願軍遺骸;文化創意公司、明星經紀公司幾乎都在瞄準中國市場;韓國官方反覆申明,現在是中韓關係有史以來最好的時刻,是最需要兩國高層相互走動的時刻。
  韓國的示好代表著中國對周邊國家的內心俘獲持久戰的初步效果。在韓國的影響力是否能成功拓展,直接檢驗著中國對外的親和力、吸引力、包容力、領導力。在韓國成功了,在其他國家也能繼續成功。
  很長時間來,中國輿論都在擔憂,周邊各國紛紛倒向美國的危險,比如蒙古、朝鮮、緬甸、越南、巴基斯坦,事實是,那些國家從來就沒有單獨在中國懷抱的時候。誇大革命時代中國的周邊影響力,既是對1978年前中國外交史的美化,也是對當下中國實力拓展的自卑。相反,現在輿論與智庫都要未雨綢繆的是,周邊國家想投懷送抱,中國是否有足夠的接納力?
  生意往來不是一切,要構建國家影響力與接納他國,讓他國覺得很重要、很有好感,必須要在經濟、貿易之上,跟進更多的政治、文化、社會甚至還有軍事因素。美國明顯在後幾項占優,過去中國人總是忌諱後幾項的競爭,現在中國應當更坦然與自信。這種自信主要來自於國內,35年來中國國內的最大成功仍限於經濟,現在正在努力的結構調整與國家轉型必定伴隨著政治、文化、社會、軍事的強大。國內的成功,自然會外溢至國際影響力的成功。這也正是中國對周邊國家接納力量的來源。
  2013年12月,韓國617名教授問卷調查,將“轉迷開悟”作為韓國新年第一成語,意為“從煩惱中脫離,看到事物的真實面貌。” 樸槿惠也隨後承認執政一年確定存在著如四字所說的“煩惱”。不過,這位創造多項歷史的韓國女總統沒有說,她煩惱中的元素有多少美國的成分?她內心是否認可的“真實面貌”,即四項“經濟復興”、“國民幸福”、“文化昌盛”以及“構建和平統一基礎”執政大綱的真正外部希望就在中國?
  韓國想要脫離煩惱的欲望,暗示著時間是站在中國一邊。對於中國而言,需要的仍然是定力和耐心。(作者是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執行副院長,近著有《大國的幻象:行走世界的日記與思考》)
(編輯:SN085)
創作者介紹

披肩

bg02bgyp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