據新華社深圳12月29日電 2013年10月,深圳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的“全球全民閱讀典範城市”榮譽稱號。深圳,這座只有33年曆史的城市,從2000年開始舉辦一年一度的“讀書月”,整個城市的精神氣質因為閱讀而改變。
  外來工之城:閱讀改變命運
  劉永,深圳讀書月組委會的“明星員工”,他在剛剛結束的第十四屆深圳讀書月負責編撰的《青工讀本》,如今正在深圳各大工廠、外來工聚集的社區被廣泛傳閱。
  十年前,劉永是一名在深圳打工的保安。工作之餘,他開始閱讀並且嘗試著創作。2008年11月,在深圳舉辦的“輝煌30年”首屆農民工詩歌大賽上,劉永憑藉自創詩歌《深圳,一個民工的時光志》榮獲銀獎,並因此落戶深圳。2010年12月,劉永調入深圳讀書月組委會工作,負責編撰《青工讀本》。
  和劉永一樣,深圳近千萬的外來務工人員在付出辛勞的同時,也接受了這座城市的文化饋贈。不少熱心人義務擔任深圳讀書月的“閱讀推廣人”,志同道合的朋友們還自發成立了民間閱讀組織,如深圳讀書會、後院讀書會等。據不完全統計,深圳經常開展活動的閱讀組織目前有50多個。
  在深圳讀書月的帶動下,深圳公共文化服務設施也日臻完善:深圳已擁有4個經營面積達1萬平方米以上的特大型書城,全市有各級公共圖書館600餘家,在國內率先實現每1.5萬人擁有一個社區圖書館,並建成200多個城市街區24小時自助圖書館。
  深圳讀書月帶來“理念革新”
  不少參與深圳讀書月的文化界人士指出,一座曾被稱為“文化沙漠”的城市竟然得到了這樣一份翰墨芬芳的褒獎,這意味深圳讀書月13年的堅守是卓有成效的。深圳讀書月給這座城市帶來的變化,昭示了幾個全新的“文化理念”。
  理念之一:判斷一座城市是否有文化的重要標誌,是文化增量和文化流動性。
  缺少歷史積澱的深圳成為一座書香瀰漫的文化新城,深圳市宣傳部部長王京生對此解讀:文化的發展主要不是取決於它的存量,而是取決於它的增量以及增量的速度。說深圳是“文化沙漠”的人忽略了一個重要問題,就是文化的載體是什麼,不是那些多少年沉澱的秦磚漢瓦,人才是文化的最大載體。深圳可能在某些習俗上沒那麼傳統化,但它的文化爆發力、創造力、創新能力與形成嶄新的文化輿論的能力是不可小覷的。
  理念之二:“父母官”薦書可成為城市閱讀風向標。
  “君子之德風,小人之德草”,《論語》中的這句話,通過深圳讀書月的“領導薦書”活動,在今天得到新的詮釋。
  在今年的第十四屆深圳讀書月里,深圳市、區、街道各級領導幹部共推薦了100多本書,“父母官”與老百姓同讀心儀之書,共享讀書之樂,一時間成為深圳人津津樂道的話題。其中深圳市委書記王榮推薦了《深圳夢:100個深圳人的成長史》等。
  理念之三:政府與民間合作,從“高貴的堅持”到“幸福的分享”。
  記者瞭解到,13年來,深圳的全民閱讀已經從一種“高貴的堅持”變成了“幸福的享受”,“以讀書為榮”成為深圳人共同的價值觀念,“以讀書為樂”成為市民崇尚的生活方式。
  深圳出版發行集團總編輯陳新亮說,政府的大力支持是全民閱讀活動能夠深入持久開展的保障。如政府把城市最好的地段給了中心書城,市政府和各區政府拿出資金支持讀書活動,逐步形成了“政府倡導、專家指導、社會參與、企業運作、媒體支持”的深圳模式。如今深圳讀書月由政府主導、企業運作慢慢變成了整個社會組織成為主體。
  守護新閱讀時代心靈凈土
  深圳讀書月已成功舉辦了14屆。首屆深圳讀書月舉辦文化活動50多項,參與群眾170多萬人次,到2013年,全市所舉辦的文化活動達543項,參與群眾近千萬人次。讀書月成為深圳參與人數最多、持續時間最長的文化盛宴。
  如今,深圳讀書月也邁進了新閱讀時代。如何在全球書業轉型、紙質出版物遭遇新閱讀方式挑戰的背景下繼續保持讀書月的“人氣”,守護新閱讀時代的一方“凈土”,是接下來深圳讀書月必須面臨的問題。
  深圳市副市長吳以環表示,面對新媒體時代的挑戰,深圳全民閱讀需要進一步創新。一方面要在堅持價值觀、閱讀走向上作出積極探索,並努力爭得中國在世界圖書出版領域的話語權;另一方面,不僅要倡導讀書,還要培養讀好書的眼光和習慣,提升閱讀品位,大力推動民間閱讀的繁榮發展。  (原標題:因熱愛讀書而受人尊重)
創作者介紹

披肩

bg02bgyp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